【卡奴悲歌】他欠卡債丟公職工作 1天花不到50元

                                                                  2018-04-26

 

640_b0647017c9251249fe912dd744a05d5d

 

日前高雄某少校因欠下債務自殺,即使是高薪的公務員,也可能欠下龐大債務、一無所有。今年60歲的林先生,曾經是某大專院校的公職人員,因父母親龐大醫藥費欠下卡債,被學校排擠被迫免職,加上打官司的律師費,總共欠超過200萬的卡債,2015年向法院申請清算,去年4月通過清算免責,終於無債一身輕。
 
林先生2001年開始辦卡,因具公務員身分,辦卡很容易,有一張就可以辦另一張,有的銀行沒申請也主動寄來,全盛時期有13~14張卡。一開始有借有還,慢慢只還最低利息,以卡養卡,最後欠了銀行本金約120萬,加上利息債務高達200多萬。
 
他說,「不是不想還錢,每個月薪水6萬被扣2萬,4萬要付父母親的醫藥費也是不夠。」他的父親罹癌,母親有高血壓、糖尿病等,父母親重病纏身,想請看護也請不起。
 
他無奈地說,經濟困窘時不好意思跟別人開口欠人情,想說用信用卡借錢很方便,卻不知道利息滾很快,支付的錢愈來越大,但本金仍還不完,「愈還愈多」,對複利沒概念,只還最低利息想多留現金在身邊,但只還利息本金不動,3年變成要還1倍,100萬變成200萬。
 
父母親病情又逐漸惡化,每個月醫藥費10~20幾萬,每月繳卡債的最低利息還差1~2000元,2007年時林先生承受不住,申請債務協商,後來2011年離開學校沒工作沒經濟來源,更是還不起。
 
「欠錢連朋友也都沒了」,更別說在職場上的人情冷暖。林先生早就是學校的「黑名單」,因銀行常打電話來學校催債,讓他的狀況雪上加霜,被職場聯合抵制,學校以各種理由記過,他離職時學校已寄出超過20個大過,可見追殺力道之強,記過理由千奇百怪,比如請IT人員修電腦、離開座位上廁所10分鐘被記曠職等,記過相當浮濫。
 
林先生有公務員特考資格,又有工安人員執照,擔任公務員時每月薪水5~6萬,為欠債之前還可上館子打打牙祭,日子還算愜意,但卡債愈滾愈多後,舒適生活不再,離開學校後不好找工作。即使找到工作,被老闆發現是卡奴,公司也不太願意再用,每次雇用只有3~4個月,年紀愈大愈難找工作,「人家聽到50幾歲也不想聘用」。
 
林先生1998年進學校,2011年離開,回顧13年的公職生涯,他回想起傷心的歲月說:「往事不堪回首,學校用粗魯、荒謬的理由免職公務員,中間我申訴有時通過,學校就再把1大過拆成3小過,反覆欺負我。」。
 
目前林先生與太太都沒有工作,沒有勞保、公保,沒有儲蓄也沒有退休金,只能靠偶爾打打零工過活,兩人與另一朋友合租一間一房的小公寓,每月租金支付8000元,平日生活簡樸。進門是簡單的茶几與座椅,旁邊是買的1~2000元的二手電腦,房內堆滿了到天花板的學校訴訟卷宗,還有麵粉、米、衛生紙等日用品,都是要靠折扣時去囤積。
 
他說,最艱苦的時候,一年的支出只有5~6萬元,換算一天平均消費不到140元,等於一餐預算不到50元。問他怎麼過日子,他苦笑說:「早餐、午餐、晚餐都去買10元的麵包。」
 
後來朋友送麵包機,他去買一大袋的麵粉,自己做麵包或麵疙瘩,「再加一些牛奶、麥片就很營養了,年紀大吃不多,晚餐不餓就不吃了。」
 
他細數麥片一包40元可以吃一個禮拜,一天只花6元,一條麵包30幾元也可吃一個禮拜,再加上奶粉6~7元,一天花費20~30元,這樣吃一年。指著堆在地上的米跟麵粉,一袋米30公斤1050元可吃半年,一包22公斤的高筋麵粉550元可吃4個月。
 
夫妻間也曾因為債務問題吵架,後來兩人都加入教會,靠宗教信想渡過難關。債務也讓林先生有憂鬱症,要吃抗憂鬱和失眠的藥,平常除了教會支持,就是上免費的法律課研讀法律,繼續向學校討回公職。
 
平日閒暇時間就是在家看聖經,或是到附近的植物園散心,騎腳踏車到教會幫忙當義工。
 
法院清算後不能坐計程車,不能出國,不能住飯店過豪奢生活等,但至少不用再過著每天被追債的生活,雖然夫妻兩人生活仍然拮据,但總算可以鬆口氣。面對未來,林先生仍是樂觀微笑著,隨遇而安,也希望能向學校討回公道。(林巧雁/台北報導)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426/1337347/?utm_source=FB&utm_medium=MWeb_Share&utm_campaign=https%3A%2F%2Ftw.appledaily.com%2Fnew%2Frealtime%2F2

文章標籤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