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與債務的煉獄

           

            2010-09-08

 

張小姐是個聰明漂亮的都會女子,在時尚服飾界工作,穿著時下流行的碎花洋裝和牛仔外套,靦腆的笑談當年在百貨公司擔任櫃姐時,深陷購物慾望洪流。

 

無須考慮,我就是要!

  「我就是在最邪惡的地方上班呀!」張小姐說「因為是專櫃小姐,就會覺得去看衣服就是要買,要帶它回家,而不是只是看看」每天看著揖來攘往的人群在自己櫃上東翻西找,他們若有收穫張小姐也有業績,「每個月底薪是16,500元,要靠業績才能抽成,所以要衝業績,幸運加努力收入大概可達4萬元。」基於同為櫃姐的同理心,張小姐常下班時經過自己喜歡的品牌,帶幾件新上市的化妝品或衣服,犒賞辛苦工作一整天的自己,也可幫忙同事衝業績,何樂而不為。

  「因為環境和周遭的朋友影響,就會覺得當妳很想要這樣東西,妳就是一定要買它。」同事和朋友以及所接觸的客人讓張小姐認為,無須考慮,我想要就是要得到。

 

信用卡級別象徵社會地位

  信用卡除了方便還帶給自身一定的優越感,信用卡除了幫助滿足心理的渴望,更是在拿出卡片的時候顯示了自己的社會地位,「當妳拿卡片出來的那一剎那,會覺得,哇好開心喔!」所以張小姐追求信用卡的級別,以彰顯自己的社會地位,「當妳有了一張普卡後,就會想要金卡、聯名卡之類的」而張小姐工作的百貨公司又有許多銀行行員,拿著贈品以及優惠吸引櫃姐申辦,且申辦之手續簡便-只要有員工識別證並填寫基本資料即可。

 

以卡養卡、以債養債

  張小姐其實一直都很機敏的注意著利率的問題,也會比較各家銀行的利率,但因著欲望從未消減,帳單如雪球越滾越大,從民國91年起便開始捉襟見肘,當時手上約有45張信用卡,僅能繳交最低應繳金額或多一些,後來便透過申辦新的信用卡來繳交舊卡的帳款,但令人疑惑的是每個月盡力償還,帳單卻從未減少,債務亦加繁重,直至95年手上變成910張,均是透過此以卡養卡、以債養債的方式而積累而成。

  後來每個月收到10張帳單,一家一家去繳款著實嚇到張小姐,生活也被債務壓縮得有些扭曲,張小姐才驚覺不妙的開始和銀行的協商,當時本金是160萬,本金加利息總共240萬,協商結果是每個月要繳交3萬元,還款期限近7年,但是恰逢張小姐換工作,薪水降為每月25千元,實在繳不出錢,只好向母親求援,身為公務員的母親認命也樂觀的說「就當繳了一筆教育學分吧!」幸賴有母親的每個月幫忙還款15千元,且當時家中支出全仰賴丈夫,才使張小姐得全力還款。
  民國97年張小姐再次與銀行協商,要求變更環款方案,利息從12.8%降到9%,每個月還款降至21千元,繳交至民國103年。

  張小姐現在已將當時年少輕狂的購物戰利品上網拍賣、轉手了,再過幾年她或許就能從債務的煉獄中解脫,張小姐很幸運有母親與丈夫的支持,並且聰明的及早警覺信用卡的利息計算陷阱,張小姐可能是我們周遭的鄰居、同事、朋友,在這文明社會無形壓力下罹患一種購物依存症,透過消費,證明自己的存在與價值,但是他們是否能像張小姐這樣幸運,得到親人朋友的支持,而不是以有色眼光視之,使他們獨自在債務與欲望的煉獄中煎熬。

 

訪談者:輔大社研所 蔡依玲、帥文欣、陳致融/輔大法律系 陳愷昀

資料檢核:帥文欣

逐字稿:陳致融

撰文:陳愷昀

 

文章標籤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