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媽媽為還債 十年來眼淚往肚裡吞    

      2017年01月26日

在卡債受害人自救會的房間裡,坐著已經被債務逼到走投無路的人們,他們說著自己來自哪裡、背負多少債務,如今,又能往哪裡去?我們將透過深受債務纏身的當事人的訴說,講述一路走來的過程,在沉重的社會角落還是有一絲光線照入,債務是能夠解決的。還完債了,能夠好好地重新做人。

在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每月的例會上,羅麗芬總是第一個開口的人,召開記者會、抗議時也是她站出來。但出了會議室的門外,她就只是個為了養家,騎機車在大台北馳騁的一位辛苦媽媽。儘管數次為了卡債站上街頭,但她其實鮮少講她的故事,因為她說實在太難受。十數年前,她為了養大兩個小孩、遇到丈夫失業,她就一腳踩入信用卡的陷阱。

「我把現金卡當提款機,把錢提出來,就不用跟姊妹們借錢。」每個月七、八萬的卡費作為家用,支付小孩的學費以及餐費,也為了讓婆婆來到家中吃飯時,桌上能有足夠的飯菜。繳著最低應繳金額,但到最後累積的卡費她不敢再看,「只敢記每張卡的繳款日。」雖然隱約知道自己欠下了錢,「但沒想到債務會膨脹得這麼快。」近20%的利率,使得五十萬的債務到三年後就會近百萬。

她想辦法掙多點錢,但四十多歲的她自問:還有什麼工作會願意用她?她去早餐店,凌晨四點起床,做到衣服濕透,後來換當中央廚房的廚助,學生推回來沒有食盡的營養午餐她就打包帶回家。但當丈夫知道她背負著一百多萬的債務時,反應卻是不能接受,放在桌上的是協議書,並對她的媽媽說:「妳女兒欠人家錢,我要跟她離婚。」同時,婆家的言語刺進她的心中,她委屈、只能把眼淚往肚裡吞,想為了兒女把家持好,不願放棄,代價竟如此高昂。怕牽扯家人,她把自己的戶籍從家中移出,寄人籬下。近十年來她是家族中的幽靈,逢年過節,她不大願意在家族中出現,只願一人吃著飯。

她在修法前通過更生方案,只要這八年內能每月按時繳納協商後的金額,她就自由了。「我們當媽媽的,能夠把小孩養大就夠了,我很自豪我沒有放棄他們。」一次又一次地,她堅持告訴人們「債務是可以解決的」,其實也是對著過去曾經的自己這樣打氣著,走過這一段,她不願再有人跟她受同樣的苦。(撰文:江佩津/攝影:楊弘熙/剪輯:馬立群)

53歲的羅麗芬每當想及遭債務纏身的過去,仍不住拭淚。(攝影:楊弘熙)

她努力還債,曾做過各種工作,不怕勞力工作,只希望把孩子養大。(攝影:楊弘熙)

曾因還不出債而差點面臨到家庭破碎,如今她投入卡債受害人自救會,希望能幫助同樣受債務纏身的人。(攝影:楊弘熙)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70126/1039559/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