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破產 欠債的他連結婚都不敢

農曆年已近,小孩暢過年,大人苦無錢,民間總說欠錢不能欠過年。不若大老闆們脫產得容易,一般人只要踩錯一步,就會陷入難以挽回的絕境,資產凍結、強制扣薪,一通通催繳電話追討著生活的底線。有些人選擇打黑工、做沒有勞健保的工作,希望銀行的帳務也就不會查到身上來,隱匿於這個社會之中。我們透過曾債務纏身的當事人的訴說,講述一路走來的過程。其實,《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早已上路,沉重的社會角落還是有一絲光線照入,債務是能夠解決的。還完債了,能夠好好地重新做人。

回到南部的家鄉,吳春生祖厝的門上貼著「囍」字,他說是兩個月前結婚貼上的。在此之前,春生一個人在台北生活,只為了還清過去欠下的債,不敢回家,更不用說交女友、成家了。

現在上網查詢仍可見到「成豐集團吸金案」的報導。2004年春生在成豐集團中擔任業務,除了帶身邊的人一起投資當股民,他也將自己的現金、保單貸款、信用貸款以及家人的退休金與房貸都投入其中。想著終於可以有機會致富,在台北打拚多年終於能掙一口氣,但沒想到2年後,創辦人跑路,近兩千人受害,吸金22億。受害者中自然有春生。他個人負債額3百萬,再加上連累的親人,債務金額近千萬,沒臉見被自己拖下水的朋友與家人。

他開始了還債人生。「為了還債,兼3份工作。」聽說快遞只要勤勞,收入就不錯,他早上8點出門送貨到下午五點,再到理貨中心工作到兩點。回家稍微休息後又出門送羊奶,到早上6點,又是要出門送快遞的時間了。

「這樣過了2年。」為了省錢,他睡在朋友開的理髮店的沙發上。「我去全聯買吐司,一條吐司37塊,我可以吃到3天。」身材高壯的他分享:「這樣1個月,吃東西還不到1千塊,餓了就去睡。」

雖然想盡辦法開源節流,但春生發現,就算每個月按時還款,到聯徵中心一調資料,負債金額仍沒有少。「看起來根本沒有盡頭。」工作忙碌後坐下面對闇黑的房間,曾想過乾脆就此一走了之,但他害怕的是父母住的老家會因此被查封。「我自己一個人就算了,但財產被扣押是牽扯到全家人,他們要去哪住?」

就在他連向教會借的急難救助金都還不出來時,身旁的教友伸出援手,介紹自救會與法扶給他,「我想上帝真的有幫忙。」他向銀行協商還款方案,終於通過更生,也向家人坦承他在北部打拼的失敗,家人沒有生氣,他因此更加難受地流下淚來。

訪問前一日,他向老婆說起自己的這段過去,他問老婆:「後悔了嗎?」老婆抱著狗,散步在巷道間,行經鄉下地方幾間因為跑路而人去樓空的透天厝,被噴上了催債的各種字眼。陽光照在兩人身上,她說:「沒有,不後悔。」臉上應是掛著笑容。
(撰文:江佩津/攝影:蘇立坤/剪輯:徐仲彥)

 

 

吳春生個人負債三百萬,終於在103年通過更生方案,回到老家重新開始。(攝影:蘇立坤)

 

 

他在還清債務後,有了成家的勇氣,兩個月前與妻子(圖右)結婚。(攝影:蘇立坤)



(撰文:江佩津/攝影:蘇立坤/剪輯:徐仲彥)

http://www.nextmag.com.tw/breakingnews/people/23169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的頭像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卡 債 受 害 人 自 救 會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