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消費金融與地下錢莊被害人運動之介紹

 

                                                                     2010-04-14

 

文/劉倫仕律師(法扶雲林分會)

 

一、興起的背景與歷史
約30年前,日本經濟已然穩健成長,但都市地區房租及生活費也日漸高漲,許多領固定薪水的上班族光憑薪水已經無法應付,於是會去向專門經營短期高利的金融業者 借出不需擔保的信用貸款來應急(日文為消費者金融,過去稱為サラ金 )。然而,由於當時日本合法的借款利率相當的高,當時一般都在年40%上下甚至更高,故利息相當驚人,幾年下來,利滾利的結果是債務額巨幅成長,在業者惡質的催討手法下,債務人不得不再去向別的業者借錢,甚至地下錢莊(日文一般稱為ヤミ金 ),最後終於落入無窮的債務地獄之中,甚至全家自殺的例子比比皆是,至今猶然。根據警視廳的資料顯示,日本2006年年因債務問題而自殺者,有6,969人,佔全自殺數的四分之一,其中不乏是老年人、上班族以及幼兒。


而當時為了與惡質的金融業者對抗,日本民間自發性的組成被害者團體,他們主張多重債務者所返還的金額其實早就超過本金,只是因為業者不合理的高利率才會使得他們至今仍在償還債務而不得脫身,甚至因業者脫序的討債手法而備受煎熬、傷害,因此發起所謂的高利信用貸款、卡債、工商貸款、地下錢莊被害者運動(以下稱為消金被害者運動),來集結向業者宣戰,一方面透過法律訴訟來主張權利,一方面透過集會來要求政府修改不合理的法律,至今已卓然有成,在2006年底,國會終於通過貸金業規制法的修正,可以視為該運動的一大勝利,值此之際,考察團到日本參訪該運動相關團體,希望能對我國明年4月將實行的「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有所助益。


應說明的是,目前,日本全國有1,400萬人有使用這種短期高利的信用貸款,幾乎是每9個人之中就有1人有向金融業者借錢,其中267萬人已經延滯超過3個月,230萬人向5家以上的金融業者借錢,因此多重債務者 的人數估計也在230萬人左右 。而除了短期高利的信用貸款之外,現代新型態的信用商品例如信用卡也可能成為債務的來源,更加速了多重債務問題的嚴重性。


根據日本司法統計年報顯示,2005年,有184,422位的多重債務人申請破產,申請一般更生的有20,733人,給與所得者更生的有5,566人 ,可見其人數之多。而由於獲利豐厚,因此該類金融業者大量出現,到處都有他們的據點及廣告。如讀者有機會至日本一遊時,走出新宿或池袋車站,可以發現大樓牆上或樓頂都是金融業者的門市及看板,還有許多的無人提款機也可以借款(類似我們的現金卡),到處都充滿借錢的誘惑,相當驚人。
 

二、消金被害者運動團體的介紹
1. 波瀾壯闊的
琵琶湖 會議
(第27回日本全國卡債、消金、工商貸款、地下錢莊被害者交流集會)
2007年9月28日於日本滋賀縣大津市,所召開的全國卡債、消金、工商貸款、地下錢莊被害者交流集會,是自昭和56年以來創辦以來第27回,此次也由全國卡債、消金問題對策協議會(以下簡稱為對協)及全國各地卡債、消金、工商貸款、地下錢莊被害者會(以下簡稱為被協)所共同主辦,以「朝向一個沒有多重債務者的社會-以現代貧窮與生存權保障之觀點」為本次大會的基調,集結了來自全國1,500位被害者,有志法律家(主要是律師及司法書士),以及各機關的對策諮詢師、志工等。

 

會議首日,先就今日多重債務者所涉及的各個次議題,包括高利率、過付金的返還、過高的保證金、行政機關應有的作為、生活再建與生活保護、過剩放款授信、調解、地下錢莊問題、自殺、購物或賭博等依存症、勞動問題、廣告規制、女性多重債務者、被害者協會的營運等等,開設18個分科會場,讓關心不同議題的與會者可以自己選擇聆聽或加入討論。

 

會議次日一開始,大會就特別安排讓考察團上台,並由本會台北分會林永頌會長代表本會向全體與會者報告台灣這一兩年來多重債務(或稱卡奴)問題之狀況,以及本會推動「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之立法過程,而由於日本的消金被害者運動已經有將近30年之發展歷史,因此已經累積了許多的經驗,且也認識到惡質銀行未來將移出到鄰近亞洲國家去發展,因此也非常歡迎我們一同加入,致力於該問題的國際協力合作。

 

在晚間的懇親會上,我們可以看見許多曾身受銀行或地下錢莊高利逼迫的被害經驗者,有看起來普通的四十多歲上班族,也有五十多歲在大阪開小酒館的單親媽媽,甚至有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大家有著不同的背景,但同樣的都是曾經有過墜入無底的債務地獄的經驗。大家,輪流在台上表演自己創作的歌曲,主題就是要向銀行或地下錢莊追討過去所付出的過高利息,在這裡,大家不再是因為欠錢而必須被歧視的債務人,而是被惡質銀行或地下錢莊高利壓的喘不過氣來的被害人,大家彼此之間都有深厚的革命情感。

 

當然,除了被害者自身的覺醒之外,全國各地NPO被害者團體的社會工作者或是志工,也是促成該運動能夠蓬勃發展的主因之一。就筆者所見所聞,除了中、高年的運動社會工作者之外,該運動更有不少有理想的年輕人加入,其中有位38歲的男子,他雖然是東大畢業的高材生,不過卻投入這個不賺錢的志業中已經10年,他會在池袋、新宿等地的路邊小公園裡,就舉著牌子鼓勵流浪漢或是有多重債務問題的民眾來諮詢,而真的就有許多民眾會踏出這最困難的第一步,至今已替1,000人以上請求低收入給付 。雖然,台灣目前就此已有「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金融消費者權益監督協會」,但我想今後台灣的消金被害者運動仍然需要更多的參與民眾與團體加入,才能夠像日本這樣形成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氣勢,有一天我們也能辦出這樣波瀾壯闊的被害者集會,讓身受其苦的民眾能夠尋找到更生的希望。

 

2. 全國卡債、消金問題對策協議會(以下簡稱為對協)  
     2007年10月4日,考察團一行與對協成員,假日本全國律師公會十樓會議室就多重債務問題所牽涉的社會、法律等議題廣泛的進行座談。這個團體已有30年的歷史,成員主要是律師及司法書士等法律家 。

 

在日本,消金被害者運動能夠發展到今天,大部分可以歸功於法律家的努力。早自30年前,這個團體中就有一些資深律師,認識到日本信用貸款高利息的不合理,因此透過集體訴訟的方式,要求法院給予正義,例如要求業者返還過去所付出過高的利息,要求業者出示予債務人本金利息的資料,以進行債務整理。另外,提供被害者法律諮詢,並代向惡劣的地下錢莊業者交涉,進行破產或更生等個人民事再生手續,甚至公開募集被害人對五菱會等提起刑事告訴等。其次,就是組成不同的研究會、集會並進行立法運動,例如1999年12月出資法的利率上限調低為年40.4%、2003年7月促成地下錢莊金融對策法(ヤミ金融對策法),2006年底促成貸金業規制法的修正更是一大勝利,其中不但再度降低利息制限法所定之利率,禁止業者浮濫放款授信,並明訂政府今後應加強對消金業者之行政管制措施等。

 

   目前,雖然2006年貸金業規制法已經多有所修正,但法制上對多重債務問題仍然有許多不合理之處。因此全國各地的法律家們,針對信用卡過度授信造成消費者破產、仍然居高不下的高利率、仍然猖獗的地下錢莊、作為不足的行政機關,仍然組成了許多的對策會議或案件義務律師辯護團等,大無畏的向惡法挑戰中 。

 

   法律家們,投入這樣的社會運動中,正是實踐了在野法曹維護正義的精神。而日本,向來有著這樣法律傳統,一代又一代的年輕法律家們,用法律這個武器,投入這個永不休止的戰鬥之中,看見了日本老、中、青年律師共同參與社會改造運動的身影,著實令筆者印象深刻。其中,代表性人物要算是木村達也律師了。木村律師在30年前創立了對協,當時社會氣氛對多重債務者還是有所歧視,但由於多重債務者全家被討債集團逼上絕路的案例,因此他決心走上這條不歸路,在問到木村律師何以能有經濟上的餘裕投入這個運動時,今年應該已經60多歲的木村律師只是笑笑說,所以他每夜都為了辦其他的收費案件而忙碌到晚間十一、二點。今年6月份,正當立法院審理「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立法最關鍵之時,他也是義不容辭的率領對協十餘人來台聲援,並與我們共同走上街頭。法案最後能夠順利通過,我想我們也要感謝木村律師所率領的對協,曾經給予我們的精神上鼓勵與實際上的協助。

 

3. 全國卡債、消金被害者聯絡協議會總部

2007年10月4日傍晚,考察團一行也拜訪了位在東京都內的日本全國卡債、消金被害者聯絡協議會總部 (以下簡稱為被協),這是一個創立於26年前,串連全國各地84個卡債、消金被害者團體的聯絡平台,從北海道 、東北、關東到沖繩,到處都可以見到因為卡債、消金問題而結成的NPO被害者團體,這些團體不但提供被害者初步的法律、財務諮詢,並教授與惡質銀行及地下錢莊間詳細的交戰守則,並且藉由被害者之間的互相協助,更加強被害者的心理力量,確保其能早日恢復正常生活。這些團體(包括被協)基本上並未接受政府任何財政上的贊助,而僅依靠參加者的捐款而維持,一般而言財源上並不穩定。


被協成立當時,主要的議題就是為了抗議銀行消金不合理的高利率、討債公司過酷的手法等,因此與前述2木村律師所創立的對協中的法律家相互合作,才會有今天前述1全國被害者集會的壯大景象,政府與一般國民也都認識到信用貸款高利率的危害,內閣內也設置了「多重債務問題對策本部」。

 

然而,在26年的奮鬥之後,被協也逐漸認識到,除了消極的提供被害者更生之道外,更應該思考的是,結構上何以全國會有高達1,400萬的人民會去借高利的信用貸款?行政機關是否欠缺作為,未能提供更好的金融消費者諮詢、教育服務?業者是否浮濫放款授信等?另一方面,日本M型社會的形成,貧富差距的加大,是否造就了社會上一批新貧階級,年輕人之中,找不到正職的派遣或兼職勞工比比皆是,再多麼努力工作也還是無法取得足夠的生活費用?甚至有因為繳不出房租而乾脆住在24小時營業的網咖中(稱為網咖難民)?而這一切,而民眾若因此而陷入多重債務的地獄之中,並不能全部歸責於債務者本身,而應該思考是否因為政府未能提供適當的社會福利及生活保護內容所致。

 

如此看來,在2006年底貸金業規制法修正的勝利後,日本消金被害者運動已經發展到一個新的階段,他們已經直視到形成多重債務者問題的結構上因素,將其連結到「貧窮」問題,使得政府不得不重視這個運動,進而督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