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服貿是怕永久失去台灣

2014年04月02日

 

石計生 東吳大學社會系教授、人文社會學院GIS創造力暨產業育成中心主任

反服貿不能流於意識形態,應該就其經濟內容思考其社會文化後果,我們就會發現,這件事情不分藍綠所有人都會受到影響。表面上,服貿若通過,會讓具有競爭力的台灣企業與勞動力有幾年的短期榮景,欠缺的將被淘汰,這是市場法則無可厚非。但是,這種兩岸的經濟緊密聯合卻會產生台灣社會文化連帶被併呑的效果,這是一種非意圖的意圖後果。即,或許中國真的基於民族情感釋出善意而在經濟層次和台灣建立服務貿易協定的共榮體,其結果卻是未經台灣2300萬人共同同意的統一結果。最根本地講,反服貿的爭議點背後,事實上是台灣長期無法解決的國家認同問題。

通過現行服貿後,從比較利益來看,中國的龐大市場和越來越高的工資會吸引台灣人才和資本往那裡移動;反向而言,中國在台灣的各項產業投資均比原來在地的更為便宜,從而取代了台灣本土產業,於是島內的中國依賴度也必然增加,造成短期來看的互惠共榮的經濟效果,會在長期卻會產生價值與生活方式的同化效果。但為什麼反服貿黑箱不能排除支持國民黨的同胞?因為即使國民黨本身的支持服貿政策也不能完全獲得藍營的支持。不分藍綠,在台灣均一起走過戒嚴和民主化的過程,即使國家認同有歧見,但是我們至少也都認同與珍惜現有的民主自由的政治體制和有臺灣味的社會文化生活方式。即使是藍營的同胞,相信所嚮往的多是文化中國的精神厚度,而與今日的共產主義政治中國保持距離。


珍惜我們現有的民主與自由,若在這點上是大多數人要的,則基於上述的分析,我們的噩夢是:一旦現行服貿施行後的短期榮景消失後,台灣的獨特社會文化也跟著消失,台灣從選舉、髮型、流行歌、說話方式、食衣住行育樂等各方面,因為都是便宜形成強勢的中國資本的支配而徹底被同化。這時,我們現在常說的:「去過中國,去過世界各地,還是覺得台灣好」,這句話將成絶響,因為,那時,我們戰後以來共同建立的醜美醜美的台灣,自己的樂土已經回不去了!一覺醒來發現,台北和上海城市風格不但開始同一個調調,連說話的捲舌音也一樣。不一樣,你就會有自卑或被鄙視的感覺,當經濟與生活文化完全依頼和同化之後,不用兩岸政治談判,統一就在眼前。香港已經發生的事情,台灣也要發生。

要不要這一天到來?學生佔領立法院,其破壞常規的後果,是喚醒一種公民意識,澄清一種存在價值,生活方式的價值,此行動指向的是我說過夢址——在國家用權力圈地的空間抵抗,朝向理想的烏托邦的過程——那裡面有以台灣主體性堅持與追求的前提,和不只是和中國交流的全球化交流。台灣之愛的過度延伸,阻礙了服貿協議的全民呼吸。這反服貿黑箱社會學揭露的是一種文化保衛戰,因為這學生運動,譲全民有了機會提前思考這一問題:是要看見未來十年內無條件和中國統一,還是為保有一個周遊世界後還能回到獨特家園,一個可以回去的熟悉台灣? 

 

青島東路前女同學獨坐馬路上反服貿。黃仲瑜攝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40402/371463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