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扶報報】

「看不見」的弱勢居住困境:弱勢居住權益問題概觀

文/徐志維(社會住宅推動聯盟政策研究員)


   長久以來,我國的弱勢居住問題一直處於「半透明」狀態,尤以大眾傳播和政治兩大領域為最。弱勢居住問題隱而不顯,除非發生極端衝突(例如社區居民抗議社會住宅中繼住宅進駐),或是受媒體青睞的個別事件(例如去年的「賴伯伯租住違建被拆除卻找無厝」、「廿七位無依老人蝸居破舊公寓」等)。透過媒體報導,民眾或許清楚個別案例的梗概,卻不一定明瞭這些個案問題發生的深層因素。

另一方面,政府長期低估/誤判弱勢居住問題,未積極推動政策或立法保障弱勢者的居住權益,坐視弱勢者自行在市場掙扎(美其名「契約自由」或「自由市場」原則),是今時弱勢居住權益不彰的重要成因。

許多弱勢因經濟因素而(不得不)選擇租屋,在房價不受控高漲的今日更是如此。然而租屋市場的無政府狀態,惡劣的租屋環境已成為多數居住困境萌生的大背景。是以本文將從弱勢租屋居住的幾個面向切入,為各位讀者剖析弱勢居住的現在及未來。

先來讓我們看看一則真實故事:

無奈的選擇:章奶奶(化名)的找屋人生[1]

章奶奶來自上海,30年前再婚,嫁至台灣,和丈夫居住在桃園一處違建民宅。前些年丈夫過世,拿著丈夫留下的半俸及中低收入老人生活津貼,倒也能維持獨居生活。直到違建住宅被拆,顧及就醫需求,決定搬至台北居住,租了一處雅房,月租金3000元,費用少,負擔輕。豈料居住尚未安定,又遭房東要求搬遷,必須再次找屋。租屋四處碰壁下,章奶奶求助崔媽媽基金會,恰有一萬里房屋出租,同樣是3000元的低租金,但前提是此屋不再整修,未提供家具設備,一切房客自行負責,亦無法申請租金補貼。

章奶奶一聽見如此便宜的租金,即決定承租,幾天後便入住這一處十幾年無人居住,家徒四壁,充斥垃圾、壁癌、霉味的公寓頂樓住房。初次到訪的我們著實吃驚,無法接受這樣的屋況還能住人嗎?章奶奶眼眶泛紅哽咽地說:「看到這樣的房子,實在很心酸。」卻又強顏歡笑:「沒有地方可以這麼便宜,租金3千元就很開心了,不要去想,要想開心的事。」

圖1:弱勢居住示意圖(1),非當事人住宅/崔媽媽基金會提供

  接觸過弱勢居住服務的朋友,就會知道章奶奶的故事並不少見,多數前來尋求租屋協助的弱勢者,都有相似的「背景」和「遭遇」:除了經濟窘困(高度仰賴政府的補助),他們通常還具有老弱病殘多重弱勢狀態,即便有補貼可負擔較高租金,房東還是會顧慮他們其它的狀態,比如長者如果往生了,房子就會變成凶宅(因此獨居老人只能租到沒有增值空間的爛房子);如果是肢障者,就會需要低樓層及裝設無障礙設備,但房東很難接受房間被改裝;如果是單親扶養小孩的婦女,則會擔心她們會不會無法穩定繳租…等等。

      總結而言,弱勢居住呈現「三不一沒有」的困境:「租不起」、「租不到」、「租不穩定」,以及「沒有足夠的居住安全網」,後面將簡單說明這四類困境。

文章標籤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