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錄音也有「隱私權」?
 
未來要投訴恐龍法官更難了
 
2014-01-14    柯宜姍/律師
 
剛在絢爛煙火中走進歷史的2013,是個與「隱私」具有密切關聯的年份。
 
在國際上,出現了諸如美國國家安全局承包商的前雇員史諾登(Edward Snowden),不顧個人身家危險,踢爆美國情報部門長期監控民眾與盟邦的通話與電郵內容,而造成外交關係緊張的新聞;而在國內,「九月政爭」當中特偵組所引發的監聽國會風暴,亦轟動了台灣社會。
 
「隱私」為什麼這麼重要?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國家間無所不用其極的窺探他國政要的隱私並獲取秘密,做為自己國防與外交的布局;而在商場上蒐集用戶資料、個人消費習慣,進一步能夠正確的target市場以推出產品,亦早已不是新聞。
 
除了政治角力或商場上的競爭外,「隱私」也可以巧妙的拿來做為粉飾太平的一種手法。司法院在20131025日所公布的《法庭錄音及其利用保存辦法》,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司法院《法庭錄音及其利用保存辦法》
文章標籤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