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扶』扶助案例---行過人生低谷

 
何先生原本從事電腦周邊硬體的模具開發工作,將近三十歲的時候認識了現在的太太,那時候何太太是個漫畫家,出過好幾本書,並曾得過多次新聞局的獎項,婚後,和一般人一樣,何先生小倆口希望透過努力打拼經營屬於他們的美滿家庭,此時,憑藉著對日本動漫文化的熟悉度,何太太開始開發漫畫以外的賺錢可能,也就是到日本跑單幫,引進一些日本動漫的周邊商品,可能是憑藉著漫畫家對市場獨到的眼光和嗅覺,一開始經營得還蠻有聲有色,在欠缺人手的狀況下,於是何先生便辭掉了原本的工作,兩夫妻一起投入這個動漫周邊商品的經營,甚至擁有了一家小小的店面。

 
八九年前,因為辦理保險的緣故,業務員主動的幫何氏夫婦辦了第一張信用卡,起初使用都很良好,基於海外補貨不用攜帶現金方便,而一直以來都能夠準時繳款的何先生夫婦,對於信用卡的印象都是便利的金融工具。
對於大陸生產管道的瞭解是這過程當中的一個重要轉折,除了對於大陸相關商品開發驚人的模仿能力,以及物料與價格的低廉,此時,因著出入大陸認識而後加入合夥經營業務的朋友,帶來一些日後料想不到的結果。

因為友人的加入,原本經營的動漫精品店面要擴大經營,何先生找了姊姊當保人,由太太出面申貸了一百萬的青年創業貸款,而自己則擔任友人的保人,原本想說正是意氣風發,要好好有所一番作為,卻沒想到,因為整個經濟環境的景氣變動,和因為引進大陸製作物品所招來的著作權爭議的事件,公司的經營漸漸一日不如一日,而就在此時,肩負大陸調貨任務的合夥人侵吞鉅額貨款的行為,更是給予這在飄搖風雨當中搖搖欲墜的小店最後無情的一擊。
 
由於使用信用卡支借貨款的習慣,讓何先生在來不及驚詫反應之前,第一時間就得要面對自己信用的破產,而一些小額和自己親友的周轉,也立即變為還不出來的款項,另外加上一些信用貸款,算起來兩夫妻各自有兩百多萬的債務,龐大本金和高利率的利息衍生,這一切的一切對他們來說,早已不是措手不及晴天霹靂所能夠形容。
 
而接下來的過程和很多卡債朋友一樣,無非是賺得不夠還利息,又因為害怕不能夠維持繳交基本信用額度的假象信用而日復一日的進行著以卡養卡的過程,兩張變四張,四張變八張,信用卡之外還有現金卡,再把一些債務整合的過程算進來,兩年來,明明就有一面清償繳交費用,然而債務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從兩百多萬變成三百多萬,那時候心中的驚惶,已經不再是生意失敗的氣餒沮喪,而是憂慮今生有沒有辦法擺脫債務陰影的糾纏,何先生夫婦不禁想問:「難道,我們這一輩子就這麼完了嗎?」
 
牽絆著何先生何太太無法放手的緣故,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他們夫婦唯一的兒子,因為先天的緣故,一出生兒子就是重度自閉症者,已經上國中一年級的年紀,兒子還是只能夠用一些簡單而破碎的詞彙來表達,夫妻倆每每想到自己的困境,因著一步走錯而導致負債,以及因負債導致催收所造成的種種精神壓力與層出不窮的騷擾,事實上,短短兩年內,太太和自己都已經換過一兩次工作,搬遷過居所,更換過電話,而對行至如此人生低谷的何先生夫妻來說,堅持不能夠被擊倒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自己還有這麼一個血脈,這麼一個孤伶伶無依無靠的孩子。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