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與憂鬱交織的卡債人生
 

撰文者台大社會系 何友倫/戴定皇

就看到什麼買甚麼,沒辦法控制,心情不好的時候就亂刷。


  許小姐的情況與一般社會大眾對於卡債族的認識似乎不謀而合:有了信用卡卻無法節制,最後債台高築,無法解決。然而我們有必要討論許小姐,儘管她的表現是這個類屬的典型,但造成她今日的境遇卻是相當特別的。


  許小姐患有躁鬱症,這個疾病也不是沒來由地找上她,據她朋友的說法,似乎與她朋友有關係,簡單來說碰到了不負責任的伴侶,生活一切的開銷都由許小姐負責,就連生養孩子的費用也由救助金來應付,這樣的壓力之下,也讓許小姐有多次的自殘紀錄,不過在孩子出生之後,為了孩子會克制自己這方面的行為,不希望孩子看到自己這個樣子。而值得一提的是,許小姐曾經藉由家人的協助還清債務,但後來迫於現實的經濟壓力,⋯⋯仍然回到卡債的循環當中。


  這麼說來,許小姐的債務問題,看似她個人無法控制自己的消費慾望,實際卻是兩個因素所造成的,疾病與經濟壓力,更細緻來討論,許小姐個人的教育程度有關,不能否認,許小姐因為貪玩高中肄業,所以沒有多餘的本錢選擇自己的行業,碰到現在的狀況,也因為不想麻煩公司,請公司不要報勞健保,這個決定造成她活在沒有社會福利的社會中,許多補助金也沒辦法申請。她的種種處境,可說是典型的社會底層,他們的處境我們一般社會大眾往往看不到,甚至因為壓力造成的躁鬱症,我們也會歸因於她個人自己的不幸遭遇,與社會結構無關。然而每個環節,都有國家力量可以插手的地方,並非完全是個人選擇的結果,所以如何抓取之間的平衡,也是大家必須學習的。
  

簡單來說,許小姐的案例,相當程度展現了社會大眾對於卡債族群的刻板印象或是不瞭解,儘管她表現得像是一個不負責任的消費行為,然而造成她這些行為的原因,才是我們必須去關注的,許小姐是一個顯著的案例,她是社會造成的弱勢,的確貪玩是個人的行為,但在成長的過程,每個遇見她的人都可以拉她一把,國家的教育體系也應該不放棄任何人,所以許小姐現今的各種條件,實在不能簡單以個人來討論。唯有看到個人與群體的關係,我們才能夠對症下藥,幫助卡債族群重新在社會站立。                                                                                                                                 2012-7-11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