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而狂躁、時而憂鬱 一個躁鬱症卡債者的故事

 

                                                              2010-11-10

 

蕭先生,一個喜歡把所有家當裝在包包,然後背在身上的男人,熱情,但有時又有點過頭,16歲發現躁鬱症至今已將近40年,這段狂躁且憂鬱的歲月,無論是喜或悲,蕭先生的感受都比一般人要來的強烈,而卡債,就是狂躁情緒之下的副產品。

 

躁症發作,花錢好快樂

    「為什麼花那麼多錢?因為躁症發作,我平常鬱症的時候,九個月,那很悶阿,不講話,覺得人生無望,很想自殺,躁症發作的時候,花錢好快樂,花錢是大哥,每個地方都叫大哥阿,好快樂喔,人生沒有那麼快樂。」 蕭 先生原本在中國時報上班,46歲時因為與交往七年的女友分手,加上做完心臟繞道手術,身體狀況不好,原本壓抑住的躁鬱症因為在這兩個事件的影響之下,95年便開始發作且一發不可收拾, 蕭 先生說他在躁症發作的那段時間裡,十個月刷了幾百萬元,加上去茶店的消費等等總共花了四百多萬元。

 

    因為躁症發作的關係, 蕭 先生除了買一大堆手錶、金子、印章和宗教物品之外,還幾乎天天跑華西街茶店和卡拉ok,他說:「差不多刷卡的喔,買衣服、哩哩摳摳差不多兩百多萬,其他就是現金華西街花掉,又借我妹因為女朋友走了,身體不好,壓不下去阿,一直有個慾望想買。」「現金花的很多,華西街就花了不少,喝醉酒,一千塊當成一百塊花,燒錢耶!」當 時蕭 先生便是用他手上的40多張信用卡來滿足瘋狂的購物欲望,因為花錢讓他很快樂。

 

鬱症發作,催債好憂鬱

    20多年前 蕭 先生就擁有了信用卡,當時在中國時報上班,收入固定,加上躁鬱症的控制沒持續地瘋狂亂花錢,所以信用一直很好,之後因為辦卡容易加上他原本的好信用,讓他的信用卡張數慢慢增加,這些卡片在 蕭 先生躁鬱症不發作時可能是方便的付款工作,但在發作時,它們就變成了異常便利的消費資金來源,替 蕭 先生打開了進入卡債世界的大門。

 

    蕭 先生說他大約花了半年之後,錢就越來越少,差不多到了96年4月,已經開始在繳最低金額,六月開始銀行就派人來向他催討,而 蕭 先生的病情也開始急轉直下:「我本來是還在躁症喔,差不多六月開始,人家來追債了,變成憂鬱症,不想出去,想自殺,躲起來,到最後十月份,我們那個副組長(中國時報)騙說有黑社會的人來喔,要找你要帳,那我就乾脆辭掉算了,我拿資遣費,拿了一百一十萬。」 蕭 先生因為瘋狂購物後產生的債和生活壓力,讓他很憂鬱。

 

狂躁又憂鬱的卡債者

    蕭 先生因為躁症發作在短短10個月之內花掉四百萬,原本經濟狀況還可以的他,頓時產生了轉變,不僅工作沒了,還背了兩百多萬的卡債,一百多萬的資遣費因為支付沒工作之後的生活所需、照顧年邁的母親和還一些卡債,到了今年已經全部花光光了,目前只能靠著典當以往亂買的東西來過生活:「靠賣東西,點當度日,我拿這些東西就是要來典當,能典的就典,能當的就當,我是不賣拉,盡量用當的,再來看看會不會中個六合彩七十幾萬的。」

 

文章標籤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